祈禱…夢 【四】





  詠嫣帶了少許的藥水、果實,立即請愛爾貝塔的船夫載她到天津去。

  下了船,詠嫣給了船夫一萬金幣後對自己施放了加速術,立即衝向星水一群人的所在地。

  那是一棵很大的櫻花樹,聽說在星期六的時候對這棵櫻花樹許願,可以夢想成真。

  「星水……」詠嫣跑到星水身邊喘著氣。

  「紫兒……紫兒還在地下墳場啊!」星水失去了原本的冷靜,抓著詠嫣的肩膀狂搖。

  「我們先到地下墳場去看看,兩個小朋友留在這。」詠嫣一邊安撫星水,一邊施放前往克雷斯特和姆古城的傳送之陣,隨後拉著星水走了進去。

  凱特莉娜和瑪嘉雷特很有默契的坐在櫻花樹旁,兩人竟然就這樣開始聊起天來了。


***   ***


  趕到修道院門口,星水不等轉換地點的暈眩感過去,直接衝入修道院,詠嫣對自己放了加速及聖母之祈福,也跟著星水跑了進去,不管修道院內的怪物們攻擊他們,直直的跑入地下墳場,放眼望去成堆的屍體……

  「來……人……」屍體推的中間似乎有個活著的人。星水跟詠嫣緊急的跑到那個喊出呼救聲的女服事身旁。

  星水從背包翻出一片天地樹葉子,貼上女服事的額頭,女服事的意識慢慢的轉為清楚。詠嫣對著女服事放了所有的輔助技能,女服事卻突然間倒了下去。

  「怎麼回事?」星水看著臉色蒼白的女服事,一臉的迷惑。

  「請問……你是……」女服事突然的開口,驚嚇到星水跟詠嫣。

  「你是……星水‧時吉舒……嗎……」斷斷續續的聲音,緩慢的傳達。

  「我是!」星水緊張的回答,直覺告訴他這個女服事知道凝紫的下落。

  「這……個……是一個……紫色頭髮的……神官……大姊姊……要我……拿給你……的……」女服事用盡了力氣將手中的銀製項鍊放進星水的手中後,離開了人世。

  「小妹妹,醒醒!」星水握緊手中的項鍊,呼喊著女服事。

  「星水,別這樣。」一直沒說話的詠嫣,推開了星水。取出背包內的反魂符貼上女服事的額頭,再拿出聖水淋在女服事的身上,完成了超度儀式。

  星水盯著那條銀製項鍊,上面懸掛的不是鍊墬,是他兩的結婚戒指,凝紫曾經對他說過,除非遇到生死交關的瞬間,她絕對不會把這個戒指拿下來,難道凝紫要告訴他什麼事情嗎?

  「星水,沿著屍體堆尋找黑暗之王吧。」詠嫣一邊說,一邊幫兩人放上所有的輔助技能。

  「小嫣……我想去找紫兒,不見人也要見屍。」星水往地下墳場的北方走了過去,現在的他完全靠直覺在行動。

  『嗡嗡嗡嗡…………』

  「來了!」星水提起精神,準備應戰。

  『嗡嗡嗡嗡…………嗡嗡嗡嗡…………』

  隨著聲音愈來愈大,星水和詠嫣更清楚的看見這個巨大的黑色身軀。

  「小嫣,如果我不幸送命了,妳一定馬上飛走喔。」星水回頭給詠嫣一個燦爛的微笑,好似在交代後事。

  『嗡嗡嗡嗡…………嗡嗡嗡嗡…………嗡嗡嗡嗡…………』

  在黑暗之王的後方不遠處,躺著一名全身散發著神聖光芒的紅色身影,她似乎很努力的爬往這來。

  「紫兒!」星水大喊著,提醒著詠嫣。

  詠嫣緊急的念著咒語,施放了神聖殿堂保護兩人,詠嫣從背包內拿出一顆天地樹果實交給星水。

  「星水,趁黑暗之王撞擊著神聖殿堂,把果實送去給紫兒。」說完,詠嫣拿出背包中的紫色果實,準備一戰。

  星水衝向凝紫的位置,塞了天地樹果實入凝紫的口中,凝紫漸漸恢復了意識,看到了即將面臨危險的詠嫣,用著眼神告訴星水她等等要做的事情,星水微笑的點點頭,允諾了凝紫的想法。

  凝紫開了一個傳送之陣在神聖殿堂附近,以黑暗之王為中心,畫了一個巨大的十字架施展十字驅魔術。星水趁詠嫣專心在黑暗之王身上,將詠嫣推入凝紫開啟的傳送之陣,在詠嫣驚嚇之時,看見了星水跟凝紫對著她微笑,然後被黑暗之王吞噬……


***   ***


  「哈哈哈哈哈哈………騙……騙人啦……」瑪嘉雷特捧著肚子笑倒在地。

  「沒騙妳啦!」凱特莉娜瞪了一眼趴在地上狂笑的瑪嘉雷特。

  咻─────

  在瑪嘉雷特跟凱特莉娜身邊出現了一道白光,待白光退去後──是詠嫣。

  「嫣姊……」凱特莉娜呼喚了聲。

  詠嫣一句話也沒說,咚的一聲跪在地上,栗色的雙眼凝聚了滿滿的水氣,不時滾出透明的水滴。

  「嫣……嫣姊……」瑪嘉雷特吞了吞口水,跪在詠嫣身旁探視著。

  詠嫣從背包拿出手帕,站了起來擦了擦自己的雙頰,再從背包拿出兩瓶聖水、兩張反魂符,嘴裡開始念念有詞。

  就在詠嫣念完咒語的同時,以詠嫣為中心出現了一個大大的十字架,就在這時候,詠嫣將兩張反魂符往空中拋了出去,再將聖水瞄準在空中飄的反魂符丟過去,透明的聖水灑在反魂符上,好似看見兩個天使往空中飛去。

  「星水‧時吉舒、凝紫‧時吉舒,願你們走的安好。」詠嫣祈禱完後跪在地上,兩手握在胸前,頭低著,不再說話。

  瑪嘉雷特和凱特莉娜看著詠嫣一連串的動作,兩人都傻了,她們萬萬沒想到這次的修行遽然讓她們失去了兩個最照顧她們的人。

  「嫣姊……妳不是跟星水去找紫兒嗎……」不敢相信此事實的凱特莉娜拉著詠嫣的衣角,希望聽見跟她心裡不一樣的答案。

  被聖水染濕的反魂符從空中落了下來,分別落在瑪嘉雷特和凱特莉娜的身邊。瑪嘉雷特拾起落在自己身邊的反魂符,清楚的烙印著一個人的名字──凝紫‧時吉舒,回想起剛剛詠嫣一連串的動作,她想起她也作過這種事情──超渡。則凱特莉娜握緊另一張反魂符,眼淚不爭氣的落了下來。

  「我不相信,告訴我這不是真的……」凱特莉娜忍受不住心中的悲傷,撲在詠嫣身上大聲的哭泣。

  「不信也得信……」詠嫣說完後化作一道光消失在兩人面前,原本在詠嫣手腕上的手環哐啷一聲落在地面上。

  瑪嘉雷特拾起落在地上的手環,塞進凱特莉哪的背包,對自己施放了加速術後就不知跑哪去了。凱特莉娜一直沉浸在自己的悲傷中,完全沒有注意到煙銀站在她的面前許久。

  「凱特莉娜……」煙銀終於忍不住的喚了凱特莉娜的名。

  凱特莉娜聽見叫喚而抬頭,見到煙銀將手環遞在她面前,似乎在等她拿回。

  「妳不能跟我們一起走?」一夕之間失去了兩個很照顧她的人,詠嫣離開了隊伍,現在連煙銀都要走,凱特莉娜不免又感傷起來。

  「我習慣跟著嫣姊,而且妳還有瑪嘉雷特啊。」煙銀將手環塞入凱特莉娜的手中,又從背包裡面摸出了幾顆紫色的果實遞給凱特莉娜。

  「瑪絲黛拉果實是給妳應急用的,可別把它當食物吃掉呢!」煙銀微笑的叮嚀著,之後就在凱特莉娜面前化作一道光消失了。



  『瑪嘉雷特,妳在哪裡?』凱特莉娜呼喚著不知跑哪去的瑪嘉雷特。

  『馬上回來。』瑪嘉雷特才剛說完,就出現在凱特莉娜的面前。

  「我想啊,以我們的階級不可能單獨亂跑,所以我選擇了泥人區,火焰之牆配合火箭術應該滿好用的。」瑪嘉雷特笑著解釋她的想法。

  「妳剛剛是跑去紀錄?」凱特莉娜意外發現瑪嘉雷特的反應之快。

  瑪嘉雷特點點頭之後,拋出了一顆藍色魔力礦石就在地面上開啟傳送之陣。



  兩人在炎熱的沙漠中央努力和會隱匿的泥人搏鬥,瑪嘉雷特要放光獵又要幫凱特莉娜治癒,有點忙不過來。

  「我放火狩,妳專心幫我治癒就好了。」凱特莉娜發現瑪嘉雷特的困難,就施放了一顆火球在她身旁圍繞。



  最後的修行即將結束,回到了天空之城──朱諾。凱特莉娜站在超魔導師面前接受洗禮,超魔導師掛著笑容拿出一套灰色的服裝遞給凱特莉娜;瑪嘉雷特接過神官遞過來的紅色服裝,咚的一生跪在地上接受神官的祈禱。

  『恭喜您,回到世上之後,希望能成為用您的能力領導全部的人。』超魔導師和神官異口同聲的說。

  換上超魔導師服裝的凱特莉娜捧著花來到了普隆德拉的教堂,走到教堂後面的墓園,跪在兩片並排的墓碑前面,將花放在墓碑的前面。

  「星水、紫兒,你們在那邊過的好不好呢?我成為超魔導師了喔!還有,星水,公會我會撐起的,你跟紫兒就安心的去吧。」凱特莉娜說完擦掉臉上的淚痕,摸出蝴蝶翅膀飛回朱諾與瑪嘉雷特會合。



  凱特莉娜離開後,星水和凝紫出現在他們的墓碑上頭。

  『老公,你想凱特莉娜可以嗎?』凝紫依偎在星水的胸膛上。

  『有瑪嘉雷特幫她,相信她吧。』星水的手從凝紫的肩膀一路滑到腰身。

  『也對,走吧。』兩人的背上展開了白色的翅膀,飛上天去。


***   ***


  坐在卡普拉小姐身旁,凱特莉娜翻著地圖找適合的修練地點。

  「凱特莉娜,我們可以去爾邁斯‧瀑雷德打邪惡向日葵呀。」瑪嘉雷特指著地圖上的一塊地圖,距離朱諾並不遠。

  「好吧!就去爾邁斯‧瀑雷德吧。」凱特莉娜對著瑪嘉雷特微笑,便準備動身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Kuriko〃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