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中的一睹,
  嚇壞的兩人,
  以及,一隻若無其事的貓兒。

--

  秒咪這幾天一直出血,還有些咖啡色的液體,
  嚇的我都不知道怎麼辦才好,
  昨天硬逼男友帶牠去看醫生,
  醫生擬定了可能的情況──

  懷孕期間,陰部持續出血是不正常的,
  建議我們帶牠去照一下超音波,
  肚子裡面的可能是「死胎」!

  如果確定是死胎,那麼就必須動手術,
  然後順便結紮。

--

  這晚,由於前一天睡眠嚴重不足,
  早早就爬上床睡了。

  凌晨四點多,我被鬧鐘的滴滴聲吵醒,
  踹了旁邊那個人一腳,叫他把鬧鐘關掉,
  半夢半醒之間,瞧見枕邊有條黑黑的不明物體,
  手伸過去一摸,立即大聲驚叫「耶?!毛毛的?!」
  「毛毛的?什麼毛毛的?!」旁邊那人也驚醒,
  趕緊跳下床開燈,
  一開,愣了……是一隻小小貓,而且是死掉的,
  我戳了戳那隻小小貓,冷的……我嚇到快哭出來。

  跟男友分析一下,可能就是造成秒咪出血的「死胎」,
  只是秒咪將牠產出來,然後就不理牠了而已……
  (那也沒必要生在我枕頭旁邊吧!嚇死我了。)

  根據民間處理辦法,
  死貓掛樹頭,死狗放水流……
  那隻離開的小小貓,就掛到樹上去了(真詭異)

--

  牠的肚子裡面不知道還有沒有,
  等明天男友領薪水就能帶牠去照超音波見真章!

  至於秒咪,從我們發現小小貓到把小小貓處理掉,
  牠都靜靜的趴在枕頭上看我們的動作。

--

    全站熱搜

    Kuriko〃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