祈禱…夢 【六】





  火月站在朱諾飛行船的入口,望著天空等待凱特莉娜一群人。

  「火月!」凱特莉娜對著站在飛行船入口的火月招手。

  「我們走吧。」火月掃了一眼眾人,不禁在心理嘆口氣。

  「這艘飛行船會先經過空氣不是很好的鋼鐵之都──艾音布羅克,才是企業之都──里希塔樂鎮。」火月站在甲板旁,為眾人解釋飛行路程。

  「從貧民窟進入的生體試驗研究所,要穿過惡臭的水管,我怕你們無法負荷那個味道。」火月一邊說,一邊把手中的口罩發給眾人。

  「戴上吧。」

  聽見了飛行船的廣播,火月帶領一群人前往貧民窟。

  「我是火月‧時吉舒,他們是國王派任下來勘查貧民窟的人。」火月從懷中拿出識別證給警衛看,然後在帶領眾人進入。

  「火月……這麼輕鬆?」凱特莉娜對於一切的順利感到納悶。

  「其實警衛都知道像你們這樣的冒險者進入貧民窟要做什麼,只是他們不想講什麼,因為這是貧民窟人民默認的。」火月走到了一名身穿著有點破爛的西裝的人面前。

  「噓……先把這些傑勒比結晶藏起來,然後一個一個去找他對話,跟他說你們要進入生體試驗研究所,他會跟你們要傑勒比結晶,給他之後,他會讓你們進入一個特殊的房間,接下來,你們要好好努力,用點腦,很輕鬆的,真的卡住了,再用隊伍手環叫我吧。」火月自腰間摸出了數十顆的傑勒比結晶,一一的交給他們,讓他們去接受貧民窟的考驗。



  通過了一個又一個的謎題,一個又一個的機關,眾人好不容易拿到了進出生體試驗研究所的識別證。

  「……月……火月?」凱特莉娜拍著火月的肩膀,叫喚著她。

  「……抱歉。」火月背著眾人,哽咽的聲音透露著她剛哭過。

  瑪嘉雷特走到火月面前,用力的把火月納進懷裡,「哭吧!」瑪嘉雷特緊緊的抱著火月。凱特莉娜也走了過去,輕輕的拍著火月的背,給予無聲的鼓勵。

  「……對……對不起……我知道……我錯的很離譜……可…可是……我真的很難過……很痛苦……」火月抱緊了瑪嘉雷特,大聲的哭了出來。

  眾人靜靜的聽著火月的哭聲,從她的話語中大約了解到火月承受著很大的壓力,眾人確幫不上忙,只能靜靜的聽她哭泣。

  「……對不起。」火月突然推開了瑪嘉雷特,往貧民窟的北方走去。

  站在幾支交雜的水管面前,火月在水管中摸了摸,其中兩支水管突然爆開,兩支水管中央往內看,深不見底。

  「凱特莉娜,進去要放火狩;瑪嘉雷特,進去要放光獵。口罩戴上吧,你們保重。」火月叮嚀著他們。

見眾人點頭後進去,火月把玩著手中的蝴蝶翅膀,好似在考慮要不要回城。

  「對、不、起……我會替你們祈禱的……」火月對著通道大聲的吶喊,隨後捏碎手中的蝴蝶翅膀。


***   ***


  整個生體試驗研究所內部充斥著濃厚的血腥味,不時的還會聽見鐵鍊在地面摩擦的聲音。

  「唔……好噁心的感覺。」瑪嘉雷特把手覆在口罩上,眉頭一直緊皺著。

  「噓……好像有人。」賽依連抽出了雙手巨劍,檔在眾人面前。

  從前面轉角走出了一頭藍色頭髮的女劍士,雙眼無神的看著眾人。

  「呼……只是個小劍士,嚇死人。」哈沃得呼了一口氣,拍拍胸口。

  「她不是人……」一直躲在艾勒梅斯後面的迪文殘酷宣布。

  「她哪裡不像人?」哈沃得轉頭看了看迪文,滿臉迷惑。

  「沃……她的身體是半透明的……」從心底竄出的寒意,讓賽依連手中的雙手巨劍險些握不住。

  『你們是國王派來的領導者群吧……』空氣中回蕩著令人毛骨悚然的女聲,直覺就是這個女劍士發出來的。

  『跟我來……』女劍士轉了身,遠離他們。

  「要……跟她去嗎?」迪文緊緊抓著艾勒梅斯的衣服,膽戰心驚的詢問眾人。

  「既然是任務,就走吧。」賽依連握緊了雙手巨劍,率先走了出去,哈沃得快步跟上。

  艾勒梅斯握緊迪文的手,給予無聲的支持。瑪嘉雷特跟凱特莉娜也手牽手,害怕身旁的人突然不見。

  眾人走進一間小房間之後,手腕上的木製手環突然變成了鐵鍊,冰涼的鐵製品輕輕的靠在眾人的手腕上,不禁打了一個寒顫。

  「這什麼?」艾勒梅斯問了站在房間中央的女劍士。

  『識別鍊……』女劍士的聲音依舊在眾人耳旁回蕩著。

  女劍士說完後,自四面八方分別走出了黃色頭髮女商人、茶色頭髮女盜賊、褐色頭髮男弓箭手、黃色頭髮男服事、紅色頭髮男法師。六人以女劍士為中心,排成了一列,對著眾人鞠躬後,全部瞬間消失。

  『你們的工作崗位在三樓……』這次不是女劍士的聲音,是個似孩童般的男聲,應該是剛剛那三個男孩其中一個的聲音。

  「三樓?」哈沃得一臉迷惑的看著眼前空蕩蕩的房間。

  「工作崗位?」賽依連也一臉迷惑。

  『看來國王並沒有告訴你們……』房間的正中央突然出現了剛剛的男服事。

  「告訴什麼?」瑪嘉雷特道出了眾人的迷惑。

  『生體試驗研究所三樓……需要六名進階職業的看守……就如我們六個在二樓看守一般……只要看到人……不用理由……全部斬殺……』男服事森冷的聲音回蕩在眾人耳邊。

  『國王會對外宣稱……你們是戰死的……盧恩米得嘉滋王國不會有人知道你們六人被派來這裡當看守者……只除了……』男服事右邊突然出現了一名男弓箭手,孩童般的聲音聽起來不是很舒服。

  『秀發茲共和國……』男服事左邊出現了男法師,將男弓箭守未完的話接了下去。

  凱特莉娜仔細的聽著他們的話,眼眸突然落下了淚水,瑪嘉雷特的眼眸突然失了焦,粉橘色的雙瞳緩緩的轉變成銀灰色,身體也慢慢的轉成半透明,既瑪嘉雷特之後,迪文的身體也緩緩轉成半透明,艾勒梅斯手中的手漸漸的轉為冰冷,這隻手的主人對著艾勒梅斯苦笑著。

  男服事的嘴角出現了一抹奇異的笑容,男弓箭手跟男法師走向眾人,將緩緩成靈的眾人帶領進入生體試驗研究所三樓。



  進入了生體試驗研究所三樓之後,全身已轉變為半透明,眼眸中的色彩被銀灰色取代。

  「不……不要……」凱特莉娜不服的掙扎著。

  「……娜……莉娜……凱特…莉娜……」瑪嘉雷特的聲音斷斷續續,確清楚的聽到是在叫喚凱特莉娜。

  「凱特…莉娜……我……們……要永……永遠在……在一起……」瑪嘉雷特突然趴在地上,努力的完成她未完的話。

  「瑪……瑪嘉…雷特……」凱特莉娜伏在瑪嘉雷特的身上,輕輕的把瑪嘉雷特抱在懷裡。

  「永…遠……在……一起……」瑪嘉雷特跟凱特莉娜兩人異口同聲的說著。

  艾勒梅斯的眼角泛著淚光,坐在牆角的他懷裡緊緊抱著迪文冰冷的身體,淚水無聲的落下,迪文在艾勒梅斯的懷中調整了讓兩人都舒服的坐姿,輕輕的把頭放在艾勒梅斯的肩膀上。

  哈沃得翻出了手推車內的幾把斧頭,突然拿著其中一把斧頭砍了下去,斧頭成了廢鐵,而他們剛剛進來的大門也變得扭曲。

  「出……不去……就毀……了它……讓他們……進不來……」哈沃得頹廢的坐在扭曲的門邊,自言自語著解釋他剛剛的行徑。

  「瑪嘉雷特…………………」凱特莉娜突然的一聲吶喊,驚嚇到了在一旁沉思的眾人。

  原來是瑪嘉雷特自凱特莉娜的懷中消失了……

  凱特莉娜的銀灰色雙瞳突然轉變成了灰紅色,就在那瞬間,凱特莉娜成了一道光消失了……


***   ***


  被雪覆蓋的普隆德拉呈現了一種哀戚的美,一頭銀色的長髮披散在肩膀上,她靜靜的走向窗外看著那美麗的雪景。

  一頭的紅色長髮被俐落的紮成馬尾固定在後腦上方,她拍了拍銀色長髮的女子,要她別站在窗邊。

  「也就是說,妳是來找瑪嘉雷特的?」煙銀開了口,對著這長篇故事下了最終結論。

  她輕輕的點了點頭,透過她半透明的身體隱約看得到她身後的聖誕樹。

  「看來我們有必要跑一趟城堡。」詠嫣無奈的坐在沙發上。

  「跑城堡作什麼,凱特莉娜他們戰死的宣告是在一年前發布的,那時候我們都不在盧恩米得嘉茲王國……」煙銀毫無保留的潑了詠嫣冷水。

  「不用了……謝謝你們……」語落,凱特莉娜消失了。

  「還有個辦法。」詠嫣無神的雙眸看著凱特莉娜消失的那個點。

  「我懂。」煙銀拾起了凱特莉娜遺落的手杖,上頭還清楚的刻著凱特莉娜的名字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Kuriko〃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