踏入星辰的開始,要從常常搶男友電腦跟線上的人聊天開始,但是真正踏入星辰,卻是那一瞬間的衝動,那份衝動,也讓我著實的在這裡生活的三個月。

  我是一個被一路帶上來的幸福孩子,從10等就跑幻境星核沒停過,30等開始跟著家族跑親友團,直到爬上36等,面臨的三轉的時刻。

  太陽御史
  曙光先知

  抉擇是先知,一方面是被先知的小圖吸引、一方面是被先知的名字吸引,另一方面,是我想當個又可打又可補的職業,於是就踏入了先知這條不歸路。

--

  前言說了,我是個被一路帶大的孩子,但是,42等,學會裝甲立場與法力吸取,便開始跑野團練技術。

  先知是一個比起太陽,較為弱勢的職業,卻也是個非常平均的職業,講難聽點,就是騎、補、法的綜合體。

  它其實又被分為打手型先知、騎士型先知、輔助型先知,實際上,技能沒有不一樣,只是看玩家怎麼去玩這個職業,而在星辰,打手型先知較多,輔助型其次。

  而我練的則是輔助型先知的技術。

--

  先知很忙,真的。

  當一個隊伍裡面,只有一個補師之時,太陽跟先知比起來,先知會忙的沒時間打字。

  拿較簡單的45幻境來講好了。

  太陽要做的就是,每15分鐘放一次大地回春(簡稱大樹),以及幫騎士放傷害吸收盾(簡稱傷盾),接下來要做的,就是注意騎士的血,適時的補盾,放輕甜香氣(簡稱輕甜),或者生命泉源(簡稱生泉)。
  有些較為專業的太陽,會在騎士中狀態的時候放夏之吹息(簡稱吹息),也會在騎士吸穩之後丟生命之火(簡稱生火),而減少丟生泉次數,降低仇恨建立。

  先知要做的是,每15分鐘要放一次瑟雷斯印記(簡稱小愛心),以及在騎士出去引怪前上裝甲立場(簡稱裝甲)還有傷盾,接下來要做的,就是一邊等騎士把怪吸好一邊補盾及輕甜,確定吸好就是丟夏日生機(簡稱夏日)及生火。
  接下來要做的就是注意騎士狀態,傷盾CD到了就是補盾,裝甲CD到了也要馬上補裝甲,夏日生火的持續時間到了也要馬上補,而在騎士中負狀態的時候要丟吹息解狀態。
  開始扣血就是丟輕甜或者生泉,魔力降到80%以下就要找時間吸魔,還要在確定騎士暫時不會扣太多血的狀態下TAB怪放不詳的預兆(簡稱不祥)。

  或許有人會說,這樣會很忙嗎?
  其實,如果知道太陽跟先知所放的生泉數字,就知道先知為何可以這麼忙。

  以同樣為45等,太陽的生泉補的數字為1200,先知補的生泉為500。

  差異看出來了?所以,大部分的團,都要選太陽、不要先知,因此先知為了跟太陽相媲美,就是只能讓自己的技能使用的更流暢,而不讓騎士趴、甚至滅團的可能。

--

  以下都是自己跟野團的經驗談

  還記得,45等時,遇到了兩個非常有趣的騎士。

  一個,是55等的神殿騎,那是某日早上,在六線掛尋找隊伍時發生的趣事。
  【XXXX】:我是55神殿騎,來4線。
  【小呰】:打什麼?
  【XXXX】:來就對了!
  這時,我覺得他非常的沒有禮貌,便沒有再理他,過約三分鐘,他又密了過來。
  【XXXX】:快來啊!缺打手。
  什麼 -ˇ-? 你把我當打手了?不好意思,我是輔助型的先知,不是打手型。
  不過我沒回他,畢竟他剛開始的幾句話讓我覺得非常不被尊重。

--

  另個,是53等的神殿騎,是在某日晚上,在二線掛著尋找隊伍時的趣事,也是我第一場50星核的單補場。
  本來是一個月焰密過來,問我要不要打50,我跟他說我沒經驗,他說沒關係,試試看再說,我又再問,有沒有太陽(那時對自己的技術很沒信心),他說沒有,我得單補,我說我不敢,這樣會滅團,他笑了笑。
  然後一個騎士接著密過來,問我要不要打50,我正在猶豫要不要去,他說沒經驗沒關係,先去試打一場看看,我就過去了,組隊了才發現,原來月焰跟騎士是同一個組隊的,那個月焰對我笑了笑,他說,歡迎妳來,要加油喔,我說我盡力。

  一下核,我真的嚇到了,我裝甲跟盾才放完,騎士就衝入房間將整個房間的怪全部拉出來,然後吸的穩穩的讓月焰狂燒,我是一邊補盾一邊夏日又生火,看見月焰洗魔還要趕緊補他夏日讓他回血。

  打到鑰匙房的時候,那個騎士便喊我:
  【XX】:先知小妞!
  【呰】:0.0?
  【XX】:先知小妞,妳合格了。
  正當我在疑惑合格什麼的時候,月焰說話了:
  【OO】:妳表現的很好,以後妳就跟著我們吧。
  我還在消化這句話的時候,騎士的好友邀請已經丟了過來,我是急急忙忙的按確定,再專心的注意著騎士的血。

  那場,騎士跟月焰講了很多先知的好,也鼓勵我要有點自信,要好好加油,先知是最棒的,我永遠都不會忘記,那個騎士對我說「補的多不如補的巧,先知很棒!」,這句話讓我差點沒哭出來,真的感動,至少覺得42撐到45是值得的。

  其實,我跟這個騎士的團,屈指可數,但是因為他的一句話,讓我堅守著先知不放棄,也讓我感受到,走輔助先知這條路,仍是對的。

--

  我遇到很多好玩家,也遇到很多歧視先知的玩家,更遇過曾經一起長大、現在卻說我三轉轉錯的朋友。

  我遇到很多好騎士,會等我裝甲放了才引怪,也遇過奇怪的騎士,叫我拿劍砍怪幫他檔幾隻的騎士;我遇到很多好法師,會在我忙到頭昏眼花,魔水CD的時候幫我洗魔,讓我不至於不知所措,也遇過奇怪的法師,隊友死了叫我登出復活,忘了先知可以戰鬥中復活;我遇到很多好太陽,會在我被怪OT的時候丟個傷盾讓我不至於喪命,也遇過奇怪的太陽,自己打怪放著我主補騎士。

  其實這一路走來,曾經為了先知的弱勢而難過想放棄,也曾經為了朋友的幾句話想離開星辰,今天我能撐到現在,我只能說聲感謝,謝謝大家的幫忙與拉拔,更謝謝大家的溫暖與人情味一直包圍著我。

  不管是不是在好友名單,只要我跟過的團,我都會盡量的記住大家。

--

  先知路我會一直走下去,也希望,要組補師的人,別忘了先知這個弱勢族群,而不是一昧的只看見太陽的好、看不見先知的棒。




  美神維納斯‧苙呰唲

--

    全站熱搜

    Kuriko〃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