玻
  璃
  。
--


  一名長髮的女孩任由髮絲隨著電風扇的風在她的臉上肆虐,她伏趴在一塊跟她身高差不多高度的大板子上,雙手拿著雙面膠在板子的周圍仔細的貼著,她專心的拉出雙面膠、貼上、撕開,重複動作……

  「啊!」一陣刺痛從左手的食指指頭傳來,她驚呼了一聲。
  『被木屑劃到了嗎?』正當心理這麼想的同時,手伸到面前一看,一條長約0.5公分的劃傷在手上,嫣紅的鮮血自那裂縫傾洩而出,『不是木屑?!』

  「怎麼回事?!」同她一起在貼板子的一名卷髮女孩驚呼。
  「怎會這樣?」一名戴著細框眼鏡的男子走了過來。
  「菱~怎麼了?」另一名微胖的男子也靠了過來。
  「天啊……」從房間裡面走出來的一名長髮女子大聲驚呼。
  「先止血。」戴著細框眼鏡的男子抽了幾張面紙包覆住她的食指。
  「她很難止血的。」跪趴在遠方的捲髮女子一邊貼板一邊說。
  「為什麼?」戴著細光眼鏡的男子問。
  「因為她沒有血小板啊。」一名戴著眼鏡的女子拿著ok蹦從房裡走了出來。
  「怎麼會沒有血小板?」微胖的男子問。
  「不是沒有,是很少。」長髮過臀的女子補充。
  「她止血要很久,上次她受了個傷,就止了快三小時才免強停。」戴著眼鏡的女子將她扶到一旁的椅子坐著。
  「那不是止血,是血流乾了啦。」卷髮女子接著說。

  每個人一言一語,都忘了她是怎麼受傷的。

  「八哥,那邊有個亮亮的東西是什麼?」她喚了那名戴著細框眼鏡的男子,用著沒受傷的手指著板子旁邊發亮的不明物品。
  大家都同時往那方向看去……
  「靠……是碎玻璃耶,還很銳!」他將那片僅只有0.3公分長的碎玻璃自地上撿起,塞入旁邊隨手的珍珠板碎片,扔進垃圾桶。
  「怎麼會有碎玻璃?沒人打破東西啊!」長髮過腰的女子驚呼。
  「我早上才把這邊掃了兩次,也沒掃到玻璃啊!」卷髮女子靠了過來,檢視她的傷口。
  「我昨天晚上也有掃過,也沒看到阿。」微胖的男子也腦中充滿疑惑。
  「好奇怪哦,大家都仔細掃過,怎麼都沒看到。」卷髮女孩轉著她可愛的大眼,眼中透出明顯的不明。
  「這不重要,大家再掃一次吧,說不定可能還有。」戴著眼鏡的女子指使著大家動作。

  「至於妳,給我坐在這裡好好的止血,板子給他們貼就好。」她摸了摸她的頭。

--

    全站熱搜

    Kuriko〃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